八戒中文網 > 武俠仙俠 > 無限之神話逆襲 > 第七卷 第二十四章 丐幫與七秀坊
    “胡餅,新鮮出爐的胡餅……”

    “乳粥,香噴噴的乳粥,客官要不要來一碗?”

    “客官來吃碗面片湯吧!我這祖傳配方……”

    一處熱鬧的集市中,沈劍心站在賣乳粥的攤子前,暗暗咽著唾沫,頭也不回的道:“大哥,咱們天沒亮就開始趕路,這都日上三竿了,還粒米未進,先吃點東西吧!”

    羅長風也對這唐朝的吃食大感興趣,雖說這個時代還沒有鐵鍋,做不出炒菜,可也有著這個時代的獨特美食。

    之前他們已經在一家賣金銀玉器的店鋪中換得一貫通寶,全在沈劍心身上揣著,一貫通寶有六斤多重,羅長風才懶得揣。

    坐到乳粥攤子旁的桌上,沈劍心叫了兩碗乳粥,又到不遠處賣胡餅的攤子那買了幾個胡餅。

    所謂乳粥,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在粥里面加奶,不過這只是其中一種粥的做法,還有往粥里加蔬菜、加肉、加水果、加干果等等,包羅萬象,只有你想不到,沒有唐朝人加不了的。

    大詩人王維就喜歡在粥里加芝麻,所謂“御羹和石髓,香飯進胡麻”就是這么來的。

    吃著香脆的胡餅,喝著濃香的乳粥,羅長風目光隨意在街上掃視著,他發現,這個世界的江湖中人與尋常百姓非常好區分。

    因為江湖中人總是穿著“奇裝異服”,攜帶著各種兵器招搖過市,男子造型一個比一個囂張拉風,女子一個比一個艷麗性感。

    雖然還談不上滿大街白花花的大腿,可短裙熱褲開叉裙也是偶爾可見,周圍的人卻習以為常,并沒有誰覺得怪異。

    這絕壁是架空世界,這樣的穿著打扮,動漫都不敢這么……呃……這還真不一定,羅長風突然想起了《秦時明月》,那里面的穿著打扮,只有更囂張,沒有最囂張。

    當然,哪怕是短裙熱褲開叉裙,那風格款式卻也還是古代的樣式,材質多為絲質與皮質,要是在這個世界出現尼龍和“的確良”之類的料子,那羅長風才是真的要說一句臥槽了。

    “誒嘿,師兄師兄,這就是揚州城嗎?好熱鬧啊!”這是一道童音,從他的話音中就能聽出,多半是個調皮搗蛋的家伙。

    另一道沉穩的渾厚男聲響起:“別東張西望的亂跑,臭小子,不讓你跟著你非得跟著,老子警告你啊!我要去辦事兒,你給我乖乖的蹲這等著,別給我惹事。”

    那道童音不耐的叫道:“哎呀知道了知道了,師兄你快走吧!我丟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羅長風扭頭看去,只見一個二十出頭的精壯青年,上身幾乎完全赤著,只披了幾根破布條,雙臂與兩肋紋著青色紋身,似乎是兩只鷹隼,鷹首正好在肩胛位置相對。

    他下身卻圍著一條打滿補丁的衫裙,腰間掛著一個酒葫蘆,滿頭長發散亂的披在腦后,看到這種打扮,羅長風不由倒吸了口涼氣,這尼瑪,也太非主流了吧!

    男青年身邊還跟著一個跟他打扮差不多,看上去十一二歲的小男孩,他腳上居然踏著木屐,這又讓羅長風錯愕不已。

    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,木屐什么的,本來就是從大唐傳到東瀛,似乎沒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男青年交代了一番后,便轉身離去,那小孩蹲在乳粥攤子左側不遠處,眼珠骨碌碌一轉,嘿笑一聲,從隨身的口袋中掏出一個有缺口的碗,放到了面前的地上。

    隨即從兜里掏出一顆金燦燦的糖果,丟進口中抿著,一雙機靈的眼睛不住左右掃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羅長風似乎知道這打扮極其非主流的家伙是什么人了,那小孩手中的糖果他也見過,是在幼年洪七那看到的,就是他用來搭訕小玉用的松子糖。

    我嘞個去,這尼瑪居然是丐幫的人,要是洪七公跟黃蓉知道,在這個世界,丐幫成了葬愛幫,不知道會是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便在此時,一道溫柔的女聲從右側傳來,“乖乖在這等著師姐啊!師姐去辦事,一會兒就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師姐你快點回來哦!”這是一道乖巧的,能讓人心都酥掉的蘿莉清音。

    男人嘛!對美女的敏感度自然比對男人要高,這下不光是羅長風,便連埋頭吃餅喝粥的沈劍心都抬起了頭來。

    果然看見一大一小兩個美女,大的那個十八九歲的年紀,一張相比沈劍心柔和了許多的瓜子臉,烏發如墨,目似點漆,肌膚如玉,一雙眉毛細如柳葉,瓊鼻高挺。

    小的那個同樣是難得的小美人胚子,只有八九歲的樣子,一張還略有嬰兒肥的小臉蛋,嫩得便似掐一把都能沾一手膠原蛋白。

    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便似動漫中的女孩一般,感覺隨時都在閃爍著小星星。

    她們身上都穿著紅白相間,繡著牡丹的霓裳,雙臂上是寬大的流云水袖,站在那便似兩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,美而不妖,艷而不俗,千嬌百媚。

    羅長風忽然覺得,這個世界也太瑪麗蘇了點吧!他到目前為止,遇到過的江湖中人,幾乎就沒有一個平平無奇的,全是帥哥美女。

    大美女交代好小美女,也獨自走開了,那邊那個小乞丐雙目發亮的看著小美女,心下暗道:“這世上竟然還有這么漂亮的小姑娘,簡直比瓷娃娃還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是七秀坊的小娘子。”沈劍心輕聲對羅長風道。

    “七秀坊?”羅長風不解的看向沈劍心。

    沈劍心見狀大驚小怪的看著羅長風道:“大哥你不會連七秀坊都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羅長風攤手道:“我從小住在會稽山里,連會稽郡都很少去,哪會知道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沈劍心聞言,頓時找到了優越感,他興致勃勃的解釋道:“七秀坊是由公孫大娘創建的門派,以劍舞聞名天下,坊中只收女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聽到‘劍舞’二字就以為是舞蹈,七秀坊的劍舞,可是十分高深的武學,厲害著呢!”

    “七秀坊有七秀十三釵,在江湖上個個都是排得上號的高手,如今的五毒教教主曲云,曾經就是七秀坊的‘昭秀’,至于昭秀怎么變成了五毒教主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羅長風心下暗驚,七秀坊弟子怎么變成五毒教主的,那個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這七秀坊勢力該有多大?
双色球投注截至到几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