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中文網 > 玄幻奇幻 >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> 第七百四十六章 大陣
    “誠叔,我自己可以應付,您不用出手。”夏流川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老爺子已經等不及了。”阿誠說著繼續向太和門走過去,很快就穿過了太和門,看到了正在和夏弦月戰斗的周文。

    “小月,你退下吧,這里交給我。”阿誠說道。

    “誠叔,我自己可以應付。”夏弦月答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老爺子的命令。”阿誠說道。

    夏弦月聽到老爺子這三個字,只得退出了戰圈,到了阿誠的身邊。

    阿誠伸手一招,一枚古怪的黃紙符出現在他手里,那黃紙符一出現,立刻只見太和殿前的地面上,亮起了一道道的金色符文,剎那間把偌大的空間都給籠罩在了金光之內。

    周文頓時感覺自己像是陷入了一個大漩渦之中,身體內的元氣竟然被吸了出去,向著漩渦之內快速奔流。

    不只是周文自己,連他召喚出來的伴生寵也一樣,黃金霸劍和少女美杜莎的元氣一樣在快速流逝。

    那些被石化的夏家門徒和他們的史詩級伴生寵劍也一樣,并沒有受到額外的照顧。

    周文連忙把美杜莎和黃金霸劍收了回去,同時把自己的元氣訣切換成了道訣,太上開天經也出現在他的意識之內。

    這樣的陣法,與爆破魔人的定時炸彈有異曲同工之妙,都需要提前準備,顯然夏家很小心,早就準備好了一切,就算夏流川不能贏,也一樣要把周文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太上開天經浮現,周文頓時感覺身體內的元氣停止了外泄,他心念一動,把和夏流川戰斗的暴君比蒙也收了回來。

    暴君比蒙的絕對力量時間已經快要到了,再繼續戰斗下去也沒什么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說好的決斗,你們夏家這樣做未免太過無恥了吧?”周文裝出驚駭的模樣,掙扎著往后退。

    阿誠淡淡地說道:“是你自己不去決斗,又怎么能怪我們夏家不守信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,算你們狠,我認輸還不行嗎?停止你的陣法吧。”周文邊退邊叫,距離太和殿已經很近了,只剩下不到五十米的距離了,再近一些,他就能夠跳上太和殿的層頂了。

    只是周文不知道,太和殿到底是不是紫禁城之巔,能不能讓他擺脫這根木頭。

    “已經晚了。”阿誠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的命容易,難道你連這上萬夏家門徒的命都不要了嗎?”周文指著那些石化的夏家門徒說道。

    因為少女美杜莎被周文收了回去,他們石化的身體正在逐漸恢復。

    夏弦月見他們并沒有死,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氣,剛才她還以為周文把那些人都給殺了,心中氣憤之極,現在才知道,周文并沒有真的殺死他們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和周文一樣,都被困在大陣之中,而且他們沒有太上天開經的保護,被大陣不斷的吞噬元氣,沒等他們身上的石化完全退去,元氣都快被吸干了。

    “誠叔,停止吧,再繼續下去,他們都會死。”夏流川走了過來說道。

    阿誠搖搖頭:“在沒有解決周文之前,大陣不可以關閉。”

    周文還在退,已經退到了大陣的邊緣,可是大陣邊緣形成的光罩,卻攔住了他的去路,看起來薄薄的一層金光,竟然好似銅墻鐵臂一般,周文全力撞了幾次,竟然沒有能夠撞開。

    而且只要元氣打在那光罩上面,立刻就會被光罩吸收,防御力變的更強。

    周文還好一些,他的元氣沒有真的被吸走。

    那些夏家門徒卻不一樣了,他們幾乎都快要被吸干了,已經有消除了石化的人,沖向了大陣邊緣,可是他們和周文一樣,無論怎么用力,也沖不破光罩。

    很快,他們的元氣就被吸干,元氣被吸干之后,大陣并沒有因此就放過他們,他們的精氣神,在元氣枯竭之后也被抽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,看起來無比恐怖。

    眾多夏家門徒驚恐的喊叫著,掙扎著想要沖出這地獄一般的大陣。

    夏弦月的神色復雜,她從未想過,自己竟然會看到這樣的畫面,而且這些人之所以會變成這樣,也有她的一部分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沒有能夠攔住周文,阿誠也就不會出手,這上萬的夏家門徒,也就不會被困在大陣之中。

    “誠叔,對不起!”夏弦月一咬牙,突然出揮劍而出,一劍刺在了那枚懸在阿誠面前的黃紙符上面。

    阿誠根本沒有想到在他身邊的夏弦月竟然會出劍,根本沒有防備,黃紙符被那劍光刺穿。

    隨著黃紙符的破碎,大陣頓時金光崩裂,光罩消失,地上的那些金色符文也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月……你……”阿誠臉色大變,他到不是擔心大陣被破放走了周文,而是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夏流川同樣也是一臉驚駭,他轉頭望向城門樓的方向,身子立刻一顫原本坐在城門樓上觀戰的夏老爺子,已經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等他回過頭來的時候,發現夏老爺子已經負手站在了太和殿前。

    周文本來正想要強行突破光罩,卻發現光罩突然消失了,正自大喜,想要沖上太和殿之時,一個身影卻如瞬移般出現在太和殿前,站在臺階的盡頭,攔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周文仔細一看,見那人身體雄壯,怕是有二米左右的高度,頭發已經全白,看起來像個老人,可是他的氣勢卻非常強大,完全不像是一個老人。

    周文心中悸動,似乎感應到了極其危險的氣息,心中不由得一凜。

    “是誰讓你擅自破壞大陣?”夏老爺子沒有看周文,目光反而落在了夏弦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,弦月她不是故意的,她只是不忍心看著夏家的門徒死去……”夏流川連忙拉著夏弦月跪下認錯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夏老爺子面無表情地掃視了一眼那些已經被吸干了元氣,僥幸逃生的夏家門徒。

    突然,夏老爺子伸手一抓,夏弦月的身體猶如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抓住,瞬間被抓到了夏老父子面前,被夏老爺子的一只手抓住了天靈蓋。

    而在大地之上,金色符文再次顯露出來,大陣竟然再次運轉,又把所有人都給困了進去。
双色球投注截至到几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