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中文網 > 玄幻奇幻 > 進化之眼 > 第1463章 同行?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一聲巨響,劉舵主身形落地,一圈肉眼可見的氣浪擴散開來。

    強猛的反震力道,讓附近的召喚生物,都被直接震飛。

    而劉舵主那勢大力沉的劈斬,更是威力恐怖,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長達數丈的裂紋!

    正面挨了這一刀的骷髏勇士,頭骨都被劈裂了半邊,靈力大量散逸紊亂,健康值驟減到了38%——劉舵主這一刀,直接劈掉了它的大半管血!

    換做一個人形生物,挨了這劈面一刀,勢必要血流不止,那點健康值會在數秒之內就流失殆盡,形成事實上的秒殺效果。

    骷髏勇士沒有流血,不會被秒,但卻也喪失了大部分戰斗能力。

    劉舵主緊跟著就是一刀橫掃千軍,金背大砍刀帶著凌厲的刀罡,橫斬被他擊飛浮空的敵人。

    這一刀顯然是類似于順劈斬的效果,首當其沖的恐怖騎士一號,體表的黑色靈力只是略微遲滯了一下劉舵主的刀勢,然后就像是紙片一樣被劈開,然后被橫斬成兩截,健康值瞬間清零。

    后續的幾名恐怖騎士,都承受了次要傷害。

    白曉文瞇起眼睛。這個黑天教分舵主,使用的武學招式,都是最普通的招數,但卻有如此強大的威力!這和劉舵主本身的150點驚人力量,有著極大關系。

    進化者的戰斗,靈力能量固然非常重要,但強大的基礎屬性也是不可或缺的。就比如這個劉舵主,第一擊“力劈華山”騰躍下來,如果沒有超強的力量,絕對無法對其他召喚生物形成震飛的效果。

    這種招數,白曉文就算用進化之眼封存,再施展出來,也絕對沒有劉舵主這樣的威勢。

    白曉文抬手召喚煞女,一發靈力加持的煞氣迷心,指向了劉舵主。

    劉舵主眼前幻象滋生,一刀劈出,發現眼前站著的居然是總壇辛使者,忙不迭地收招。

    強行收招,幾乎等于是一刀砍在了自己身上。幸好劉舵主的格斗專精很高,雖說不能完全收放自如,但至少可以規避掉體內罡氣逆行帶來的大部分傷害。

    不過,這一刻的劉舵主,護體罡氣是最為薄弱的時候。

    白曉文趁勢揮動雷木劍,一記雷擊落在劉舵主頭頂,徹底擊潰了護體罡氣。

    怒爪怒嘯一聲,猛然撲擊上來,利爪連揮,大招壓制!同時其他召喚生物,包括塞西莉亞在內,都全力集火。

    忽然之間,一道強猛的颶風吹拂過來,正試圖壓制劉舵主的怒爪,被掀翻了一個跟斗。其他召喚生物,也被颶風卷中,遠遠拋飛撞在巖壁之上。

    “是那個辛使者。”

    白曉文瞄了一眼,只見辛使者手持一根瑩光燦然的法器,尖端鑲嵌著一顆青色晶石。

    【這法器……】

    白曉文皺眉,這法器怎么看怎么怪異,畫風完全和這個古華夏位面不搭,倒像是西方魔法師的魔杖一樣。

    劉舵主翻身后撤,感謝道:“多謝辛使者出手,不然劉某要吃個不小的虧。”

    辛使者笑道:“劉舵主客氣了,我們一起出手,盡快解決這兩個入侵者,不要誤了怨靈幡的煉制時辰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辛使者揮動魔杖一樣的法器,嘴唇翕動,似乎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一秒鐘之后,辛使者的魔杖法器猛然指出,一道肉眼可見的青色風刃激射,然后是第二道、第三道……全都射向了煞女。

    【這尼瑪……不就是西方魔法師的套路嗎!】

    白曉文原本就心存疑惑,但現在他已經確定,眼前這個“辛使者”,絕對不是原住民,而是進化者!

    在覺醒者的世界,覺醒者能夠一眼看透對方的覺醒者身份,主要是因為靈界規則默認進行容貌幻化。而這種容貌幻化,是針對原住民生成的,其他覺醒者仍然可以看到其本來面目。

    幻化容貌和真實容貌有區別,自然就能一眼看破覺醒者同類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進化者的世界,靈界規則不會再進行容貌幻化,大家都是以真實容貌探索位面世界。

    兩名進化者,如果切入了同一個進化者世界,初次相見,是不會看破對方的進化者身份的,只會將對方當成原住民。

    只有在動手之后,發現對方的手段不像是這個位面世界應有的手段時,才會發現不對勁。

    【這個辛使者,應該能從我召喚亡靈生物、召喚怒爪等等手段,看出我的進化者身份。】白曉文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辛使者和白曉文都很默契,都沒有叫破對方的進化者身份,大家都當彼此是原住民,掏刀子開片就行了。

    剛剛辛使者那一招連發風刃的魔法,雖然不知道具體名字,但白曉文的進化之眼,已經記清了靈力流轉路線,將其封存在了眼睛之中。

    白曉文并沒有急著“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”,而是操縱召喚生物散開陣型,迎擊黑天教眾人。他本身則是操縱煞女,躲在了亡骨射手群中,以免被連發風刃打中。

    煞女繼續施展煞氣迷心,給劉舵主制造麻煩,讓他不能隨心所欲地輸出。

    “小小手段,真以為我破解不了嗎!”

    劉舵主大喝一聲,猛然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金背大砍刀,卻是刀刀劈向了白曉文這邊的召喚生物,完全擺脫了幻象的影響!

    【武者的直覺嗎……】白曉文想到和陳猛、陳榕交流的時候,所了解過的武者直覺,雖然不如修士的靈識那樣用途廣泛,但用于近身戰斗,感知敵人方位的時候,卻像是第三只眼一樣好用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煞女對劉舵主的威脅大減。

    當然,威脅大減不代表沒有威脅,閉眼狀態的劉舵主,在出招時的精準度肯定不如睜眼的時候,因為武者直覺,只能感應敵人的方位,看不清對方的姿勢、動作。

    就相當于近戰專精降低了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至少,在白曉文操縱下的召喚生物,能夠提前閃躲開劉舵主的攻擊;而劉舵主卻無法立即應變,進行追加攻擊,只能機械地出刀、收刀。

    “基茨!你來對付這個矮胖子。”白曉文下令道。
双色球投注截至到几点